设为首页|网站地图

24小时新闻热线:028-85158585 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28-85327203

互联网搜索 本站搜索

失业”。而记者实地走访发现,钢铁去产能的焦灼与阵痛

的航行警告:自7月5日8时到7月11日8时,在南海

  

普遍人权、民主决策等自由主义理念,都是有经济成本的,自由主义预设每个主权国家都能够或愿意承担这些成本。接纳难民并让其享有同等权利(尤其诸种福利权利与政治权利),需要付出大量的成本(德国在2015年光用于收容难民的支出至少是100亿欧元)。经济成本的考量,使得很多自由主义理想之推行最后无以为继。与此相应地,在世界各地推进自由主义理念及其既有制度模式(如小布什在伊拉克战争后推进的该国民主化),同样需要付出大量的成本。自由主义受制于资本主义这个结构性地割离不掉的“分身”,而后者的逻辑是资本的增值、利润的最大化,而不是利他主义。一个接受自由民主(而非独裁专制)的稳定地区,当然能向国际资本提供其所需的市场、原料,然而当获取后者的成本变得太高的时候,资本的逻辑就倾向于转移、抛弃,因为坚守下去非但不能有效向该地转嫁自身资本的危机,而是很可能被对方危机(如伊斯兰教内逊尼什叶两派冲突)转嫁过来。奥巴马面对国会压力于2011年底决议从伊拉克全部撤军,并减少经济援助,“伊斯兰国”就是在这些被抛弃的地方,才如此强大、无往不利(并且萨达姆政权倒台后,其军队中大量精锐力量被“伊斯兰国”所吸纳)。直到今天,真正在当地坚决和“伊斯兰国”作战的就只有库尔德民兵,而正如齐泽克所点名批评的——美国、土耳其、沙特阿拉伯、以色列各国都在计算各自利益。“伊斯兰国”能在和整个世界为敌中仍然游刃有余并且不断壮大,恰恰正是拜资本逻辑之所赐。